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 农业 > 废墟上升腾起强烈的爱国情怀,五名记者同赴救

原标题:废墟上升腾起强烈的爱国情怀,五名记者同赴救

浏览次数:79 时间:2019-12-10

    中国绿色时报5月21日报道 “一顶挡风的帐篷,一床御寒的被褥,一碗热乎的面条,一句真诚的问候,对于灾区人民来说这也许就是希望,就是明天。我们呼吁:所有浙林师生员工,积极关心地震灾情,伸出热情援手,帮助灾区伤员渡过难关。”这两天,浙江林学院公告网、学生论坛上的《“汶川地震”紧急捐助》的倡议书点击量突破历史记录,学生参与捐款的热情空前高涨。
  捐款,捐到手机欠费
  汶川地震发生后,广大学生纷纷以各种形式进行捐款:通过网络捐款、到银行捐款、到当地慈善总会捐款,开展义卖捐款等等。
  “平时大家比的是成绩,比的是活动能力,现在比的是谁有爱心。”浙江林学院经济管理学院的学生李月介绍,早在学校发动大规模捐款之前,由于要上课不能去银行捐款,不少学生就通过手机进行捐款,编辑一条信息捐助一到两块钱,不少学生一直发到自己的手机欠费,有的在重新冲值后又继续编起了捐款短信。
  “我们准备开展义卖活动,把我们的一些化妆品、首饰、衣服都拿出来义卖,总之,希望能多凑一些钱捐助给灾区人民。”大二学生章莹和很多同学一起,拿出了他们自己的很多物品,在校园里进行义卖,并将收入全部捐助给红十字会。
  浙江林学院天目学院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贫困学生,把自己刚刚拿到的勤工俭学收入160元钱全部捐助了出来,当他的同学劝他少捐一点时,他激动地说:“我们虽然贫困,但是灾区的群众更需要帮助。这些钱也许能让我吃得好一点,但是它可能拯救一个人的生命,你说我该怎么做?”
  以班级为单位、以社团为单位、以寝室为单位、以办公室为单位,在浙江林学院,踊跃为灾区人民捐款,已经成为大家支持灾区人民、与灾区人民一起抗灾的重要方式。
  献一次血,可能救一条命
  “我献了300,你献了多少?”“我献了400。”除了捐款以外,大学生们做得最多的还是献血。“我们没有多少钱,但是作为年轻人,我们有鲜血。现在地震灾区最缺少的就是血液,我相信有了我们的血液,一定能让更多受伤的群众获得生存的机会。”浙江林学院国际贸易专业的张艳说,他们专业有很多学生都在这几天来献血了。
  了解到地震灾区急需血液后,早在学校发起统一号召之前,浙江林学院学生就主动前往市区的献血车进行献血,不少学生主动对医生说:“能献多少就献多少,能多救活一个人,哪怕自己多休息几天耽误点功课也是值得的。”
  “血型是AB型的学生先献,灾区最需要的就是AB型血液。”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马上主动让出路,让AB型的同学先到前面献血。
  在一个刚刚献完血的学生博客里有这样的话语:大地虽然颤抖了,但希望我们充满爱的鲜血能让大地安静下来,让善良的人们不再遭受痛苦。
  支援灾区,我也来报名
  “如果灾区重建需要支教老师,我第一个报名。”地震发生后,浙江林学院理学院的胡志燕老师急忙跑到学院党总支书记俞剑耀办公室,申请去灾区支教。
  和胡志燕一样,不少学生也主动到学校团委提建议,希望学生成立志愿者队伍前往灾区参与救灾,想报名成为西部志愿者的学生越来越多。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的学生李会慧原本已经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然而她也前来报名要去西部服务:“我原本就想去西部参加服务,现在看到四川遭受了这么严重的地震,更加坚定了我去西部的决心,真恨不得马上就能去四川,加入到当地的抗震救灾中去。”

湖南吉首大学教授 覃新菊

    中国绿色时报5月21日报道 按这些年的趋向,诗歌早就边缘化、零碎化了,退居为诗人心灵的浅吟低唱,似乎诗歌已经与时代的问题、现实的苦难关联不大。于是,诗歌萎缩了,诗歌也迷路了。“5·12”一声轰毁,一地坍塌,万千生命,瞬间蒙难,新闻媒体全天候的滚动播出,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泪流满面,让每一个中国人感同身受其间的苦难,其间的温暖,正如在成都市抗震救灾指挥部值班工作的市林业与园林管理局副局长叶浪所说,眼见全民一心抗震救灾感人场面,多次泪湿双眼,悲伤敏锐了感觉,诗歌又复苏了,发挥其短平快的优势迅疾做出反应。叶浪《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即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
  5月17日~19日,笔者正出席在广东省清远市召开的“生态与诗歌暨华海生态诗歌国际学术研讨会”,会上有诗人现场急就地震诗歌,并动情地朗诵,触动与会者进一步思考:诗歌以什么方式抗震救灾?以什么方式实现对生态的努力?叶浪给予了我们回答。首发于5月15日《中国绿色时报》一版、5月18日在中央电视台的专场晚会被姜昆、冯巩等艺术家动情朗诵的诗歌《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是叶浪在抗震救灾的前线利用手机写就的一首诗,这首诗以其大气磅礴为举国上下所动容。它让人看到了废墟上升腾起的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那是一种久违的大爱,是民族不垮的脊梁。
  在苦难面前,我们看到,诗歌又回到原初,重新出发了。这首诗分八小节,其中七节是以“我”与各式的“脸”之间的关联来行文,第八节是思想的升华。诗歌中的“我”与“脸”是艺术的两个指代符号,也是作者诗意拓展的关键、主题阐发的线链。“我”充当地震见证者,“脸”则是抗震救灾者鲜明形象的定格,两相连接,表达了浓郁的爱国情怀以及灾区人民所受到的关爱。诗歌描写了以下7个动人的场面:痛失亲人的幸存者,看到“熟悉的”、“亲切的”脸,脸上有泪花,话语有力量,但让人眼前泛现出一位可敬的辛劳、善良花甲老人;官兵撬开残垣、搬走巨石营救被埋者;医生的美丽与天使般的慰藉,不仅医治伤者身体的伤痛,还驱走精神的恐惧;老师慈祥而镇定的护卫学生而自己却埋身废墟;排在长列里等候献血,那“年轻”、“急切”的情态;眼睛里布满血丝,来不及顾及家人,“忙碌”与“疲惫”地坚守在抗震救灾第一线的工作人员;还有海外华侨的爱心捐献。
  或许,叶浪并不是一位诗人,并不深谙诗歌的内在技艺与行文规范,但他以质朴的语言将抗震救灾的多个画面进行了动人的还原,这些画面是他在工作现场看到的那些让他泪流满面的细节与人物形象的综合。在互联网上,笔者还相应地关注了其他几十首地震诗歌,发现这首诗歌的重点没有放在对灾难的刻骨与痛苦的表现上,也没有放在灾难的追根与反思上,而是着力于各路人物、各式人群上,从而塑造了“全民一心”、“众志成城”的祖国形象与全民的爱国情怀;使人们从悲苦中走出来,实现情绪的调控与转移,以民族魂的壮烈为基调,将一曲无法回首的悲歌谱写成了一曲悲而能壮、哀而能扬的励志与壮气之歌,这在特定时期为了特定的需要从而产生了强烈的效果。家园毁了,在废墟上,在灾难面前,中国人的民族凝聚力与爱国情怀更真切更浓郁了,这首诗无疑为我们战胜灾难、勇往直前提了神,长了气。
  这是叶浪给予我们的精神食粮!

    中国绿色时报5月22日报道 几天来,与灾区一线采访的同事们时断时续的联系中,被他们和灾区群众一起并肩作战的故事感动着,被大灾难后各地人民齐心协力的大爱感染着。对于所有像他们一样奉献在灾区的人来说,踏上行程就义无反顾。
  
  记者焦玉海,出差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此次四川之行,他做好了吃不上饭的准备。5月14日,平时爱开玩笑的他,接受采访任务准备出发的时候一脸的严肃。
  2008-05-18 21:40
  一直有事,刚回宾馆,晚上一点还有紧急任务,我先眯一会……
  2008-05-19 13:19
  准确地说,这几天我们是在灾害前沿,而很少能行进到灾害最前沿,这让我们每天都感到内疚,总觉得自己本应该做的更多。
  
  记者苑铁军,他几次主动请求到前线去,最终在5月14日匆忙整理行装,如愿踏上飞往重庆的班机。
  2008-05-17 19:58
  还好,重庆的灾情不是特别严重。没事就是好事。
  
  记者田新程
  2008-05-18 22:31
  这两天一直在林区,手机大部分时间没信号,现在在宁强县林业局,这个局是陕西林业系统受灾最严重的。昨晚午夜惊魂,凌晨一点十分,我正在招待所四楼写稿,突然,一阵剧烈晃动,外面有人大喊:“地震了,快跑!”我居然没害怕,慢慢地收起电脑、相机,慢慢走出房间。楼道里全是疯跑的人,很多都只穿着内衣。等我下楼后,那些光着的人已经开始回房间穿衣服。有人问:你咋不怕?我笑了,已经习惯余震了。
  
  记者温雅莉
  2008-05-18 18:56
  我头痛欲裂,本来晚上还要去雅安。放心吧没事,就是好多天没怎么睡觉了。
  2008-05-19 09:26
  17日晚上有个小插曲,凌晨一点多,突然发生强烈的余震,是我来这后感觉到的最强的一次。当时坐在桌前写稿,摇摇晃晃的还没有意识到逃生,直到小焦急促地敲门,说赶紧下楼,这才往楼下跑。电梯不能走,楼梯黑咕隆咚,几次找不到出口……终于从六楼成功跑出来了,外面又电闪雷鸣,一阵暴雨。在屋檐下躲了会雨,宾馆是回不去了,准备帐篷,折腾半天搭好了,一看时间接近四点……
  呵呵,不过有的睡总比没的睡好哇。我现在彭州县,跟着林业局送物资去受灾苗圃,也算是押镖的哦。
  
  记者王胜男
  2008-05-19 21:21
  现在大家都搭上了帐篷,初步的生活问题解决了。预报说,最近还有较强余震,可是我仍然没有身处险境的感觉,开始有点习惯了。
  林业职工生活太困难了,来这里走一趟回去后可能连肯德基都舍不得吃了,我有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捐了的冲动。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废墟上升腾起强烈的爱国情怀,五名记者同赴救

关键词: www.0727.com

上一篇:浙江林学院以多种形式为灾区送温暖,五名记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