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 农业 > 为何这里的山更绿,建设生态城市

原标题:为何这里的山更绿,建设生态城市

浏览次数:123 时间:2019-10-20

——科技支撑北京沟域经济可持续发展

    虽已临近深冬,树木凋零,但箭扣长城脚下的卧佛山庄,依然流水孱孱。依山体而建的养鱼池,像梯田一样错落有致。清澈见底的池塘中,大小不一的虹鳟鱼不时的“交头接耳”一番后,又各自“摇头晃脑”的游去。
    “这是鲟鱼,这是虹鳟鱼,最下面池子里养的是甲鱼。”卧佛山庄办公室主任田莉莉沿着山势,依次指着大小不一的鱼池告诉记者。“在虹鳟鱼下面修建甲鱼池,是因为要将鱼体废料放到甲鱼池中作为饲料。”
    “别看现在人不多,但在夏天,慕名而来的人可海了去啦。”田莉莉笑着说,“很多人喜欢到我们家吃鱼,就是冲着这里的水好。”
    其实,几年前,卧佛山庄的水并不如现在这般好。由于冷水鱼流水养殖为串联式养殖方式,上游的养殖废水、粪便及残饵的排放,会污染下游的养殖水,直接影响鱼的品质。“以前上游一洗池子,我们就很紧张,污水一下来就把我们的鱼呛得‘直翻白眼’。”田莉莉说。
    3年前,在北京市科委“农林养复合系统支撑沟域经济发展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项目支持下,卧佛山庄成为北京市沟域水体养护科技示范基地。在科研人员的帮助下,他们采用人工湿地技术,把传统的养殖模式转型为生态养殖,净化养殖水体,使直接排放下游的水实现零污染。
    “我们对养殖区进行综合净化处理以后,水体形成了良性循环。现在我们再也不怕上游来污水了。”更让田莉莉高兴的是,在他们的带动下,附近好几个养殖场都自建了小型生态净化体系。
    卧佛山庄只是北京依靠科技助力沟域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不夜谷”“夜渤海”“汤泉香谷”“明清古村落”“云蒙风情大道”……如今,每到周末假日,这些北京山区的“特色沟域”便吸引了大批城里人到此休闲旅游度假。
    在北京,沟域经济已成为城乡间备受关注的热点词汇。这一由北京山区农民利用山区沟域内的自然景观、历史文化遗迹和产业资源基础,自发探索实践的山区发展新模式,在政府引导和介入下,得以打破行政区域界限,对山、水、林、田、路、村和产业发展进行整体科学规划,进而成为了农民致富增收的新路径和市民休闲的新空间。短短几年,北京沟域经济建设初见成效,尤其是以科技创新带动山区经济发展、农民增收,促进首都经济加快转型,穷山沟变成生态优美的新山区。
    “近几年,通过构建农林复合系统来支撑沟域经济的发展,进一步保障山区生态环境建设可持续发展,促进了农民快速致富增收。”北京市科委党组书记杨伟光说。
    沟域经济成为京郊山区经济发展新模式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北京还是一座山林之城,全市面积1.6万平方公里,山区占到市域总面积62%。
    长期以来,北京市山区发展走的是一条“靠山吃山”的路子。虽然近年来山区农民收入实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但其生活水平仍明显低于城区和平原,同时带来严重的生态破坏。可以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与实现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的一块短板。
    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北京市的各山区县就开始发展路径探索和创新。随着北京市城市功能的完善,山区被定位为“生态涵养发展区”,要大力发挥其绿色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供给的功能。
    近年来,北京市出现了“沟域经济”“林下经济”等发展模式,多个区县进行了成功的探索和实践,为京郊山区的发展增添了新的亮点。例如,怀柔出现了“虹鳟鱼一条沟”,门头沟有了樱桃沟,房山的十渡、平谷的黄松峪等也有模有样。
    所谓沟域经济就是集生态治理、新农村建设、种植养殖业、民俗旅游业、观光农业发展为一体的山区区域经济发展新模式。其核心就是以山区沟域为单元,以其范围内的自然景观、文化历史遗迹和产业资源为基础,以特色农业旅游观光、民俗文化、科普教育、养生休闲、健身娱乐等为内容,通过对沟域内部的环境、景观、村庄、产业统一规划,建成内容多样、形式不同、产业融合、特色鲜明的具有一定规模的沟域产业带,以点带面、多点成线、产业互动,形成聚集规模,最终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带动农民快速增收。
    据了解,沟域经济的主要特征为产业相近,村镇相接,区县相连,突破了区县的界限,形成巨型的产业带,是都市型现代农业优势产业的聚集区。而北京的沟域经济可概括为两山一河、两山一沟、两山一路、两山一村、两山多村镇、一山一村、一山一路、一山一村、一山多村镇和多区县共享山区等多种形态。
    据不完全统计,京郊直线距离1公里以上的沟域共有1200多条。截至目前,已经对62个山区乡镇164条沟域的资源状况进行了系统摸底统计,对具备一定发展条件的沟域开展了初步的发展规划设计,其中69条沟域已经完成了整体规划。这些沟域覆盖了山区的很大面积,共包括739个行政村、17.3万户、46万农民。每条沟域都具有很丰富的旅游资源和生态产业资源,有241个旅游景点、318个旅游度假村、639个观光采摘园、民俗接待村267个、民俗旅游接待户8668户。怀柔的雁栖不夜谷、夜渤海,密云的云蒙风情大道,门头沟的妙峰山玫瑰谷等沟域经济试点的成功,为京郊山区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希望。
    在旅游产业龙头效应的带动下,通过对沟域内的产业进行合理配置,对村庄布局进行科学调整,将农业与旅游业进行有效的对接和融合,将农产品转变为旅游文化消费品,有效地提升了农产品的附加值。山区农民逐步从单纯的农业生产中解脱出来,从事农产品深加工、旅游产品的开发制作和民俗旅游接待等工作,工资性收入大大增加,农民的生活方式发生重大改变,生活观念也更趋于城市化、更加文明。
    “我可真是沟域经济建设的受益人呀!过去没有打造四季花海景区的时候,我搞民俗接待,一年也就赚个几千块钱。但今年到现在,我已经赚了30多万元。”延庆县四季花海景区的民俗户老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感慨不已。
    如今,像老韩这样因为沟域经济而增收致富的山区农民越来越多,不少农民选择在这个冬天扩建自己的农家院,提升接待档次,力争“收入再翻番”。
    农林复合系统是支撑沟域经济的有效途径     “山区是北京的生态屏障,发展沟域经济必须在生态环境持续优化的基础上才有价值,否则不如不发展。”北京市科委农村中心负责人说。
    山区作为农业的重要基地,在满足首都日益增加的多样化食物产品需求中发挥着平原地区不可取代的作用。同时,山区丰富的工业自然资源、旅游资源,也为促进首都经济发展、丰富首都市民的生活,促进经济和社会文化的繁荣做出重要贡献。但是,对山区的大规模开发也相应带来环境破坏、水土流失、环境污染、洪涝灾害加剧等问题。
    由于山区自然环境复杂,沟域经济发展中应注重山区生态生产、经济生产、文化生产紧密结合,从而合理利用山区资源、繁荣山区经济、保护山区生态环境,实现京郊生态涵养发展区的可持续发展。
    建造多层次、多功能、高效益的林农复合系统,是开发山区有限的土地资源,振兴沟域经济的重要课题,也是山区林业发展的方向。
    农林复合系统作为生态农业的一种形式,20多年来已发展成为农业、林业、水土保持、土壤、生态环境、社会经济及其他应用学科等多学科交叉研究的前沿领域,是集农林业所长的一种持续发展实践。
    据了解,关于农林复合系统的定义,农学、林业、生态学、系统科学、生态经济学等不同学科的科学家有不同的看法。现在大多数人接受的是国际农林复合经营研究委员会(ICRAF)下的定义:“农林复合系统是在同一土地经营单元上,将在生态和经济上存在相互联系的多年生木本植物与栽培作物或动物精心结合在一起,通过空间或时序的安排以多种方式配置的一种土地利用制度(系统)。”
    据介绍,农林复合系统是一个多组分、多层次、多生物种群、多功能、多目标的综合性开放式人工生态经济系统。尽管林农复合系统类型很多,但其基本成分可概括为:土地、环境(光、热、水、肥)、林业成分(乔、灌、果)、农业成分(农、牧、副、渔)和人类经营5个方面。
    “研究农林复合生态系统的目的,在于找出适合各地区自然和社会经济条件的最佳结构配置的综合经营模式,以取得最好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农村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
    农林复合经营起源于我国,从远古时代的刀耕火种开始,已延续了几千年。我国的劳动人民在实践中创造出许许多多的农林复合生态系统类型。根据各自的研究区域,不少研究者对农林牧复合系统提出了相应的分类体系。如以产业的结合形式为标准,将现有农林牧复合系统划分为7大类,26个小类型,涉及农业(农作、经作)、林业(竹木、果树、药材)、渔业、牧业;以及将中国农林牧业划分为农林间作、林牧业经营、农林牧经营、农林渔经营和多用途森林经营等5种系统类型;还有将我国农林牧复合经营系统划分为农林、林农、林牧、农林渔、林特和地域性农林等6种复合型。
    据悉,北京的复合生态系统主要涉及两种模式:第一,“林果—粮经”立体生态模式。该模式主要利用作物和林果之间在时空上利用资源的差异和互补关系,在林果株行距中间开阔地带种植粮食、经济作物、蔬菜、药材乃至瓜类,形成不同类型的农林复合种植模式,也是立体种植的主要生产形式,一般能够获得较单一种植更高的综合效益。如北京地区的柿粮间作、林菌、林药、林花、林草、林桑、林蔬、林油等典型模式。
    第二,“林果—畜禽”复合生态模式。该模式是在林地或果园内放养各种经济动物,放养动物等,以野生取食为主,辅以必要的人工饲养,生产较集约化养殖更为优质、安全的多种畜禽产品,接近有机食品。主要有“林—鱼—鸭”“山林养鸡”“果园养鸡(兔)”“猪—沼—果”系统等典型模式。
    发展农林复合系统是山区生态产业的有效保障     山区生态系统结构具有复杂性,按农业部门结构性特征可将山区林农复合生态系统分为二元组合系统如农林组合系统、农牧组合系统、林牧组合系统、农渔组合系统、林渔组合系统等;多元组合系统如农林牧组合系统、农林牧渔组合系统等。
    农林复合系统是以生态农业为指导思想,实现以林为主、农林牧副渔综合经营,改传统林业的单一生产结构为多产业结构,具有较高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近年来,北京郊区县大力发展林菌模式、林禽模式、林草模式、林药模式、林花模式等林下经济,起到了近期得利、长期得林、远近结合、以短补长、协调发展的产业化效应,使林业产业从单纯利用林产资源转向林产资源和林地资源结合利用,大大延伸了林业产业化的内涵。
    通过构建农林复合系统,不仅提高了土地资源的利用效率,而且提高了单位面积生物量和光能效率,增强了森林生态系统稳定性,延伸了“生产者—消费者—分解者”的产业经济链条,形成了“资源—产品—再生资源—再生产品”互利共生的循环经济网络模式,实现了物质能量流的闭合式循环。
    进一步结合沟域经济发展,加强农林复合系统的构建具有客观的现实基础。据统计,2010年北京林地面积101.46 万公顷;占土地面积16410.54的61.8%,其中,森林面积666050.7公顷;森林覆盖率37%。2010年北京造林总面积13887公顷,其中,按照造林方式分,人工造林7765公顷,无林地和疏林地新封山育林6122公顷;按林种用途分,经济林721公顷,防护林11989公顷,特种用途林1177公顷。
    近年来,北京市科委围绕山区生态环境建设、山区主导产业发展,实施了“怀柔区生态环境科技走廊建设”“门头沟区生态修复技术集成与产业化支撑体系”“密云水库库区生态环境建设与清洁生产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北京山区森林健康经营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山区食用菌生产技术集成及产业化示范”等一系列重大项目,通过科技手段支撑沟域经济发展。
    第一,加强山区森林健康、水土资源保护等生态环境建设科技支撑力度,有效集成水土保持和面源污染综合防治等高新技术,建立生态涵养区森林健康监测评价和经营技术体系,建立促进生态修复产业化开发和区域产业转型的生态产业科技支撑体系,开展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湖滨湿地生态恢复、有机农业生产等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
    第二,加强沟域经济产业发展的科技支撑力度,开展山区林下、设施、矿洞(厂房)三种食用菌高效栽培模式研究与示范,开展林下养鸡、林药、林花、林草、林粮、林菌等种农林复合经营模式技术研究与示范推广,有效促进了京郊循环农业的发展。
    打造沟域农林(养)复合系统“样板间”     山区生态产业的根本任务之一是要通过人类积极的政策调控与经济调节作用,对土地与此相适应的气候资源进行生态设计与优化配置,逐步改善自然资源要素特征,包括土地、植被、土壤质地和坡度等,促进土地资源质量和利用结构与方式的转变,达到土地利用适应性与其生态性的合理匹配。
    针对生态涵养发展区沟域经济发展面临的新机遇和突出问题,北京市科委2010年启动实施了“农林(养)复合系统支撑沟域经济发展的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重大农业科技项目,组织中国农业大学和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等单位开展农林(养)复合系统关键技术研究,并将技术模块集成在京郊典型沟域进行示范,实现农林(养)复合系统的优化升级,建立了生态友好、效果显著的沟域农林(养)复合系统示范区,提升北京市生态涵养发展区沟域经济发展的水平。
    第一,开展沟域农林(养)复合系统建设技术模块集成。围绕沟域农林(养)复合系统12种复合模式,开展技术模块集成,其中典型技术包括:
    (1)廊架蔬菜立体栽培技术。廊架蔬菜立体种植在现代都市观光、休闲农业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廊架蔬菜立体栽培,集16种50个蔓生蔬菜品种之大全,包括瓜类、豆类、蔓生叶菜等,观赏南瓜可谓是奇形怪状、无奇不有;观赏葫芦是大小不一、令人惊叹;红花菜豆红花点点、争奇斗艳。配合廊架,地面上种植有五颜六色50余种特种蔬菜,如紫苏、紫罗勒、紫叶辣椒等紫色蔬菜,世界著名香草薰衣草、迷迭香、百里香等芳香蔬菜,药用蔬菜救心菜、鱼腥草、板蓝根、蒲公英等。
    在山间沟域清纯阳光的照耀下、清新空气的滋养下,蔬菜好吃、安全,每亩收益在万元以上。蔬菜观光园观光期长,景观错落有致,内容丰富,可观花、观叶、观果,亦可食果,在沟域建设中具有极强的观光、休闲、科普功能。
    (2)林 养 菌复合种养技术。栗花沟内“杏福生态园”的百亩杏林中,“杏树种植 北京油鸡散养 蘑菇种植”的立体种养循环农业模式,成为京郊种养复合生产模式的典型代表。一群群漂亮的褐红色油鸡在树下漫步,林阴下悠闲寻觅青草、昆虫,还不时引得游人驻足观望,充分体现了人与自然合为一体的神奇力量。鸡粪用于林下施肥;林间种植的栗树蘑,既是人间的山珍美味,又可以改良土壤;园区残次的水果和蘑菇废弃菌渣也成为鸡的美味佳肴。种养、观光与休闲采摘一体化的生态园区,有效地整合了资源与技术,形成了资源综合利用和良性循环发展的循环农业发展模式,未实施复合种养模式前年收入3万—5万元,现年收入达50万元左右,经济效益显著提升。
    (3)林下菇菌栽培技术。林 菌复合种植的生态农业模式,实现了林业和食用菌产业的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循环相生、协调发展。该模式适合平原及山区生态林,目前在北京市推广的食用菌品种有杏鲍菇、白灵菇、香菇、木耳、秀珍菇、鲍鱼菇、灰树花等, 配套技术有菌墙式栽培、码袋栽培、覆土栽培等。“林 菌复合种植”模式投资少、见效快、效益高,已在北京房山区、门头沟区大面积应用, 每亩林地效益可达1万至2万元,既可缩短林业经济周期、增加林农收入,又能促进沟域经济发展,经济、社会、生态效益显著。
    (4)板栗循环农业技术。北京板栗种植面积近70万亩,为北京第一大面积果树,是重要农业资源。板栗循环农业技术是利用板栗产区的自然、农业、社会资源,通过板栗为主导产业提升,循环高效利用以“板栗生产”为核心的农业资源,其核心循环链为:板栗生产→废弃枝条→栗蘑生产→废弃菌棒→板栗培肥。该技术集成板栗有机栽培、低产园改造、品种化栽培、林下间作及栗蘑林下仿生栽培等关键技术,提高了板栗产量和品质,增产幅度达15%以上,一级果率提高10%以上,栗蘑生产收益每亩最高可增收9000元以上。板栗循环农业技术模式促循环、保生态、促增收,是沟域经济农业资源高效利用科学技术路径。
    第二,开展沟域农林(养)复合系统示范区建设工作。北京市科委重点在房山、怀柔以及门头沟3个区县的4条沟域建立农林(养)复合系统示范区,建设核心示范区面积550亩,推广面积达2800亩,示范区农民年增收15%。目前果园生物多样性配置及园林型生态果园推广面积达600亩,林下特色产品示范推广面积达1700亩,建成“果—草—禽”示范点推广面积达500亩。
    北京市科委农村处张平处长认为,依托农林(养)复合系统等绿色生产技术切实为沟域经济发展提供科技支撑,有效带动了山区生态环境友好型产业的发展,促进了沟域生态环境建设,带动了农民增收。
    如今,发展沟域经济是北京市建设中国特色世界城市和推进城乡一体化的重点和难点,也是拓展首都战略空间的重要途径。“十二五”期间,北京市明确指出要“推动沟域经济发展,引导旅游、会展、创意产业及总部研发服务机构到沟域发展,建设绿色、宜居的山区生态发展示范区”。尤其是在国际化和城镇化的大背景下,以科技手段改变生态涵养发展区经济发展落后的现状,将成为沟域经济发展的首要任务。
    案例1:沟域科技托起北京“小西藏”     素有“北京小西藏”之称的房山区蒲洼乡,群山环绕、气候凉爽、风景优美、空气清新。负氧离子含量在5000个以上/立方厘米,是天然的巨型“氧吧”。2005年蒲洼乡被北京市政府批准为市级自然保护区。
    “蒲洼沟域”是北京市典型沟域的农林(养)复合系统科技示范基地之一。针对蒲洼沟域特点,组织专家开展了“菊花台”沟域建设规划,集成10余项科技成果,建成“园林型生态果园”“林—菌”“林—草莓”“果—草—禽”4种模式的示范区,规模达1300亩,其中“园林型生态果园”500亩,以菊花为主题,结合果园建设,套种观赏菊、茶菊、食用菊等;“林—食用菌”500亩;“林—草莓”200亩;“果—草—禽”100亩。通过技术服务引导农民参与沟域经济建设,促进示范区内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的和谐发展。培训农民300人次以上,培养技术骨干3名,示范区农民年增收15%。
    案例2:科技之花香满栗花沟     休闲旅游带动型沟域经济模式是沟域经济的重要模式,利用自然资源开发农业的多种功能,提升农民收入。
    栗花沟在怀柔区渤海镇境内,栗花沟支柱产业是板栗,面积达7500亩,旅游产业占比重较大,共有民俗户近百户。建立有机栽培示范园,组织引进高产优质品种替换劣质品种,示范板栗树下种植栗蘑菌棒及茶菊花和树下养殖模式,每年产栗蘑10万棒以上;在六渡河村建板栗酒厂,年生产板栗酒5吨以上,并研制板栗花饮料、速食栗蘑新产品;在板栗文化开发上增加板栗宴花样与特色、引进红栗、垂枝栗以丰富观光需求;为了配合旅游业发展还引进了特色果树、特菜、观赏菊花、美化林木,已成为栗花沟独特景观。
    通过栗花沟农林(养)复合系统科技示范与服务,板栗亩增收200元以上、林下经济亩收入达2000元以上;因环境更美了,年游客量由原来的1.2万人次增加到现在的8万人次以上, 旅游收入由150万元增至800多万元,年人均收入增加1500元以上。旅游业蓬勃发展、产业链条延长等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沟域经济建设给栗花沟人民带来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用农民话说“科技之花香满栗花沟”。(记者  申明  通讯员  程艳军  郭敏  段晓宇)  

    中国绿色时报12月24日报道(记者  吴兆喆  杨华) 时至岁尾,从中国绿化基金会传来消息,2012年中国绿化基金会筹集到账资金1.02亿元,是基金会成立以来第4次筹资过亿。
  12月21日,中国绿化基金会第六届理事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暨中国绿化基金会贯彻落实十八大精神理事座谈会在京举行,中国绿化基金会顾问高德占、蔡延松,中国绿化基金会副主席杨继平出席会议。中国绿化基金会主席王志宝出席会议并讲话,中国绿化基金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卓榕生作2012年工作报告。各位理事就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按照建设生态文明的要求,进一步做好中国绿化基金会工作进行了讨论研究。
  王志宝指出,党的十八大对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了部署,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中的总体布局,明确了建设美丽中国的目标。而建设美丽中国,正是中国绿化基金会的责任所在,因此,要解放思想、转变工作方法,广泛宣传发动,提高社会公众对绿化公益事业的认知和支持;积极推进和省(市)合作,助力生态城市建设;广泛动员企业捐资,投入造林绿化和自然修复;深入广泛推进绿色公民行动;积极促进低碳社会发展;切实抓好造林基地和品牌工程项目建设;积极推进国际民间绿化交流与合作;加强自身建设,提高团队素质。
  卓榕生说,在国家林业局的正确领导下,经过全体理事和团队的共同努力,2012年中国绿化基金会筹集到账资金1.02亿元,是基金会成立以来第4次筹资过亿,也是本届理事会成立以来第3次筹资过亿。目前,本届理事会3年的筹资总额为上届理事会5年筹资总额的近1.5倍。同时,中国绿化基金会大力开展了造林绿化、改善生态的宣传工作,通过手机捐款平台、网络植树、华夏绿洲助学行动等活动,提高了人们的生态意识;组织实施绿化长江重庆项目、绿色大连项目、保护高黎贡山行动等项目38个,策划开展大型公益活动8项,经中国绿化基金会各平台参与绿化公益活动或项目建设的人数超过百万。
  会议明确,2013年,中国绿化基金会将以党的十八大精神为指引,抓住募集资金、提高社会参与度、创建生态文明公益基地三大任务;拓展基金会与省(市)合作、基金会与部门合作、网络植树、手机短信捐款四大平台;实施好西部绿化行动、生态城市、百万森林、中国绿色碳基金、华夏绿洲助学行动、自然保护6项品牌项目。

深圳市农林渔业局

  城市林业最早源于北美,主要是加拿大和美国。早在1962年,美国政府在一项资源调查中首先使用“城市森林”这一名词。1965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一位教授首先提出了“城市林业”的概念,并率先开设了城市林业课程。“城市林业”即“以服务城市为主旨的林业”,突破了以城市市区绿化、美化为目标的狭义概念,发展成为与城市体系紧密联系的、综合体现自然生态、人工生态、社会生态及经济生态和谐统一的庞杂的生态体系。
  深圳市地处我国华南沿海,全市陆地面积约1958平方公里,属南亚热带季风气候带,地带性植被为季风常绿阔叶林,具有物种丰富、结构复杂、森林景观多样等典型特征。随着深圳城市社会经济突飞猛进的蓬勃发展,城市规模也以空前速度扩大,绿色植被逐渐减少,城市热岛效应日益突出,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生态平衡渐显失调。为此,深圳市于2002年做出了大力发展城市林业,以求助于绿色植被组成的强大森林生态系统来恢复或维护城市生态平衡的重大决策。
  一、城市林业概况
  据2005年森林资源二类资源调查统计数据,全市林业用地面积79808.8hm2,其中,有林地面积为72612.6hm2,疏林地211.1hm2,灌木林地2253.9hm2,未成林地2905.5 hm2,无林地面积1682.5hm2,苗圃地面积为143.2hm2。按林种分,生态公益林面积47969.3hm2,占林业用地面积的60.1%。城市森林的主要特征为:一是林分、林龄结构不合理,幼龄林多,成熟林少,森林普遍年轻且结构不稳定。二是树种单一、森林结构简单:人工针叶林多,阔叶混交林和原生林少,大面积的桉树、相思和果木林等阔树林,经济林比例较大,经济林占森林面积的23.8%。这种森林质量的生态效率较低,病虫害易爆发,生态入侵风险较高,森林火灾隐患较大。
  二、城市林业发展政策
  2004年《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城市林业发展的决定》(深发[2004]10号)(以下称《决定》),确定了深圳市城市林业发展的指导思想为: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党的十六大精神,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以“三生态(生态建设,生态安全,生态文明)为发展方向,实现深圳市林业向生态建设为主向的历史性较变,把城市林业建设作为城市建设的重要内容,把改善城市生态状况作为兴市、护市、益民之本。为进一步落实《决定》,市委市政府相继制定、出台了一系列发展城市林业的重要决策。
  一是市政府于2005年出台了《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规定》和《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范围图》,将974平方公里土地划定为生态保护范围界线,确保城市绿化率大于50%,以保障城市基本生态安全,维护城市生态系统的科学性、完整性和连续性,防止城市建设无序蔓延。
  二是市政府于2005年频发《关于印发深圳市创建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工作方案的通知》,提出把深圳创建成为首批国家“生态园林城市”的工作目标,制定了创建工作方案、步履、指标,具体体现在城市林业发展的方方面面。
  三是2006年3月的市政府常委会确定加快城市生态风景林建设步伐,立争用2-3年时间全面完成深圳市生态风景林建设任务,计划投资4.93亿元,建设城区背景山体、主要交通干线两侧生态控制线范围内第一重山风景林建设工程、重点水源保护区的水源涵养林和水土保持林建设工程,建设总面积12369.8 公顷。
  为确保上述城市林业发展政策落到实处,深圳市的城市林业发展战略确定为"贯彻一个中心,围绕二个重点,发挥三大功能,构建四大体系,主抓五类生态工程 "的工作思路。即:深圳市城市林业发展贯彻以“生态”为中心,谋求城市林业的可持续发展;围绕生态建设和生态保护两个工作重点,逐渐实施"生态林业"策略,实施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统一的林业发展模式;着重发挥城市林业生态功能、服务功能、生活功能3个方面结合起来的复合性功能系统;构建林火监控预警指挥体系、野生动植物保护与预警体系、病虫害及生态监测体系、林业科技及种质种苗服务体系四大体系,构建和完善生态安全保障体系,夯实深圳市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主抓生态风景林建设、森林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建设、沿海防护林建设、绿色通道建设、野生动植救护工程建设等五类生态工程。
  三、建设成效
  在深圳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各级林业部门采取各项有力措施,真抓实干,从制定规划着手,将城市林业建设目标、任务、步骤具体细化,先后编制《深圳市城市林业发展“十一五”规划》、《深圳市沿海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规划》、《深圳市沿海湿地保护与恢复规划》、《深圳市红树林保护和发展规划》,并按规划落实执行,取得显著成果。
  (一)全民义务植树运动成效突出,成为落实生态文明的重要举措
  历届市委、市政府对全民义务植树工作十分重视,市政府于2001年12月出台了《深圳市全民义务植树管理办法》,市绿委办制定了《深圳市单位义务植树管护制度》和《深圳市义务植树技术及管护要点》,用以指导全民义务植树活动,保障义务植树的成活率和植树质量。过去五年,全市人民积极参与植树和“爱绿、护绿、兴绿”活动,义务植树5666.07万株,缴纳义务植树绿化费778.5万元。2001年深圳市被评为“全国造林绿化先进集体”和“广东省造林绿化先进集体”,2005年被评为“全国绿化模范城市”。
  (二)生态风景林建设初显成效,为城市林业建设和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生态风景林建设工程是深圳市林业生态建设的重点工程,2002-2005年共完成生态风景林,面积8343.7hm2,投入资金1.53亿元,成活率达90%以上,造林质量优良,为城市林业建设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
  (三)森林公园建设取得重要进展,逐步走上规范有序的建设轨道
  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的建设与发展是深圳市生态建设的重要内容,是国家自然保护区系统的重要组成体系,在保护生态系统、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森林公园和自然保护区也是市民开展休闲保健、健身娱乐、科普教育等活动的重要场所。 “十五”期间,深圳市森林公园建设由筹建转入实际建设阶段,完成了1个国家森林公园(梧桐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初步建设,1个省级森林公园(罗田省级森林公园),6个市级森林公园(羊台山、三洲田、七娘山、马峦山等森林公园)的项目立项。总面积达25740.0 hm2,占国土总面积的13.2%
  (四)自然保护区建设得到加强,生物物种得到有效保护
  深圳市仅有一个自然保护区----广东内伶仃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近几年来,在国家林业局的大力支持和省、市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下,自然保护区的保护、管理和建设工作逐步走上了规范化、法制化、科学化的管理路子,基本杜绝了保护区内猎取野生动植物资源的现象,没有发生过破坏生态环境的事件,物种及其生态环境保护取得了显著成效。福田红树林鸟类数量稳定、珍稀鸟类数量增多,内伶仃岛野生动物数量显著增加,保护区内的薇甘菊危害基本得到控制。
  (五)沿海防护林体系工程启动,生态安全保障能力得到全面提升
  利用沿海防护林体系具有抵御海啸、台风、风暴潮危害,护卫滨海土地、美化人居环境的作用,启动沿海防护体系建设工程,在龙岗区的南澳、葵涌、大鹏街道办和宝安区的福永、西乡、沙井等街道,营造沿海防护林4.27万公顷,完成沿海基干林带合拢长度97.7km,折合面积2667公顷,种植了木麻黄、落羽杉、香蒲桃、马占相思、桉树、台湾相思、黄槐等80多种优良防护林树种,初步形成东部以基干林为主,西部以红树林为核心的沿海防护林体系。截至2005年1月,全市沿海防护林总投资23188万元,其中国家投资197万元,省投资572万元,市投资5062万元,区投资17357万元。沿海防护林建设使深圳市沿海,特别是西南沿海防御台风、风暴潮等灾害的能力大大增强。
  (六)红树林湿地得到初步保护和恢复,取得明显生态效果
  过去五年,完成南山区后海湾海滨生态区、西部田园生态区、东部东冲和西冲生态区的红树林建设工作,并纳入全面的监管区。同时,加大了红树林造林和恢复力度,在福田区红树林自然保护区、红树林海滨生态公园沿海岸、宝安区西乡至福永沿海岸、海上田园景区的基围渔塘等地人工种植红树林89.7公顷,并已经全部成林,使全市红树林面积达170公顷、红树林植物种类达到9科10属16种。
  红树林具有显著的防浪护岸减灾功能,深圳沿海的红树林在生态安全保障和生态功能的发挥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1997年正面袭击深圳湾的9710号强热带风暴在深圳湾登陆,但对有红树林分布的深圳后海湾、宝安区西乡街道办沿海岸、龙岗区盐灶村沿海岸区均没有造成经济损失,但在深圳没有红树林分布的海岸区域,台风造成的损巨大,如造成沙井街道办上百米长的防潮钢筋混泥土堤坝决堤,数万亩农田、渔塘被淹,经济损失惨重。2003年台风“杜鹃”对深圳灾害巨大,但对有红树林分布的区域影响较小。
  (七)退果还林、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及野生动物保护力度得到不断加强
  “十五”期间,退果还林面积665.2hm2。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工作得到加强,全市建立了3个国家级中心测报点,监控山林面积6.67万hm2,完成松材线虫病疫区改造面积3286hm2。加大了野生动物保护的执法力度,市人大出台了《深圳市禁食野生动物若干规定》,野生动物违法案件年发案率控制在省控指标3%以下,违法经营野生动物的现象得到有效遏制。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建设工程获准立项,前期经费落实到位,筹建工作进展顺利。
  (八)森林防火工作得到加强,森林火灾受害率控制在0.1‰以下
  “十五”期间,深圳市全面贯彻“预防为主”的方针,狠抓“思想、人员、措施、物资”四落实,森林防火工作取得可喜成绩。全市没有发生大的森林火灾和人员伤亡事故,森林火灾受害率为0.035‰,仍控制在省控指标0.1‰以下。全市已累计完成生物防火林带939.88km,占规划的98%,已成效的生物防火林带长507.5km。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这里的山更绿,建设生态城市

关键词: www.0727.com

上一篇:立异引领智能生活,为建设生态文明和华美中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