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 www.0727.com > 城镇化舆情参考,全国约200万网络舆情分析师

原标题:城镇化舆情参考,全国约200万网络舆情分析师

浏览次数:134 时间:2019-11-30

11月5日,岳阳县9634农贸市场。站在店门口,商务英语系毕业生赵文在本子上登记着预订猪肚的居民名字。从当天到2014年元月8日,这两个月的猪肚都被预订了。

原标题:网络舆情分析师成官方认可职业从业者达200万图片 1 新京报插图/高俊夫 ■点睛 10月14日至10月18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将举行首期舆情分析师培训,培训包括舆情分析和研判方法、舆情危机处理与应对等8门课程。 考试合格者将获得网络舆情分析师身份证明和从业凭证。 收集网民观点和态度,整理成报告,递交给决策者,这就是“网络舆情分析师”。目前,全国大约有200多万人从事这一职业。 据介绍,这些人分布在党政宣传部门、门户网站、商业公司等机构。日前,人社部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与人民网联合启动“网络舆情分析师职业培训计划”。“网络舆情分析师”成为一项官方认可的职业。 从业者认为,机关单位处置舆情,应该不隐瞒、不回避、不袒护,发现问题就解决问题。 唐小涛工作不到半年,每天坐在电脑前,在一软件里,输入客户设定的关键词,监测和客户有关的负面舆情,并下载、上报给客户。 单学刚是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秘书长,他们用的舆情监测软件更加高级,后台有上千个处理器,还能监测到国外网站信息。 河南某县网络信息中心主任闫明,则不用那些监测软件,他们部门的人一早上班,就在百度贴吧、天涯、微博等网站上打上自己县城的名字,看有没有网民反映问题,整理后,全部交给县委领导。 他们的工作都和舆情有关。所谓舆情,就是民意的综合反映。 诞生背景 微博助推,舆情汹涌 网络舆情师,有人称他们为“网络特工”。唐小涛认为,这完全是误读。他们工作主要依赖一个软件平台,抓取网络信息。比如输入客户的公司名,软件就会显示,和这个公司有关的所有信息、评论。 这些信息、评论如果分布在“贴吧”、“微博”、“新闻门户”、“视频”,软件会进行分类统计、排序,并能制出柱状图、线型走势图等。 唐小涛所用的软件还能跟踪特定舆情,比如输入H7N9,软件会根据相关跟帖、转发量积分,若设定100分,当走势图达到40分,系统会预警,提醒注意该舆情的发展。 唐小涛大学读的是水产专业,2011年,他在网站实习时就已开始接触网络舆情服务。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秘书长单学刚回忆,其实在2007年,互联网作为一个独立的舆论平台开始被关注。那年发生黑砖窑和华南虎事件,网民意见沸腾。 随后,出现网络舆情分析师,负责收集网络民意,当时主要使用百度、谷歌等搜索引擎。 2010年,情况发生改变。那年被称为“微博元年”。微博让网民意见、观点,呈几何状,高速传播。一个人与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的间隔不会超过六个人,有时不超过三个。 “简单依靠搜索引擎已无法了解舆情。”新华网舆情监测分析中心主任段赛民说,网络舆情有线上网络传播,线下传统媒体互动等特点,全方位、立体传播让地方政府或者企业显得经验缺乏。 舆情监测软件应运而生。它能抓取微博、贴吧、视频等各类形式的网络舆情,只要存在,就会被抓取。 网易电商部分析员刘红红曾跟随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安海忠,做网络信息监测模型系统。她说,监测网络信息运用的是“网络爬虫”技术,用这个技术全网搜索一个“关键词”非常简单。 一般的舆情监测软件,包年的价格从5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唐小涛公司所用的软件,价值300多万元。 机构反应 建立舆情研判机制 唐小涛的公司也会接一些政府单子,甚至会针对某位政府领导,收集相关的网络民意。经过舆情师整理的报告,一眼就能看明白,网民的观点、大家的诉求。 据中部某省门户网站负责人介绍,从2008年开始,政府的网络信息中心要求他们每天收集当地舆情,然后由信息中心每天上报给当地“一把手”。 政府部门已成为网络舆情监测的重要消费者,许多政府部门设立了自己的网络舆情监测室,并有相应的编制。 《2010中国危机管理年度报告》指出,当年不少地方党委宣传部、地方政府应急办和一些大中型企业均建立了舆情研判机制和磋商制度。 河南某县网络信息中心主任闫明说,他们的科室成立于2007年,归县委宣传部管。中心有四五个人,一部分搜索舆情,一部分办网站。 闫明经常会接到推销网络监测软件的广告,试用后发现,还是手工搜索牢靠,“不会遗漏一点信息。” 他们将县城的名字设定为关键词,每天用“百度”和“谷歌”等搜索正负面的网络信息。 闫主任说,他们县委书记、县长对舆情没有特殊要求,凡涉及该县的网络舆情均须上报。其中包括,网民反映的有关部门不作为,城市管理弊端,基层干部不正之风,侵犯老百姓利益的行为等。 上报形式分三类,每周周报、每日短信报、每日书面报。 该主任介绍,他们部门的人每天把舆情发到他手机上,他再选择一些,编好短信,发给县领导。有时舆情复杂,短信说不清楚,他就打印出完整信息,交给领导。 每周周报是周日下午,将一周内出现的网络舆情打印出来,周一上午一上班摆在书记桌上。“周报一般20多页,也有正面信息。” 现状问题 “要么乱说,要么不说” 唐小涛监测网络舆情后,会出具一份报告,报告中有处理方案的建议。“我们基本不插手舆情处理,怎么处理由客户自行决定。” 唐小涛发现,舆情师的建议通常不被重视。很多政府机构也没有学会正确处置舆情。 今年出现H7N9禽流感疫情。唐小涛他们发现,网上的跟帖发帖显示出舆情苗头,“到了预警阶段。”他们上报后,省领导认为这种舆情再发展下去,影响不好,就决定媒体以后尽量淡化处理。 唐小涛认为,应该让公众更具有知情权,才会避免恐慌,而不是去压制舆情。 唐小涛说,很多政府机构要么是面对舆情时“乱说、瞎说”,最后又被网友质疑,闹得舆情越来越大;要么是一言不发,全部拒绝回应。 例如去年“袁厉害事件”,唐小涛说,面对记者采访,很多官员不知道怎么应对,一些官员出来,说的话也不像正规回应。 何杉是天津的一名网络舆情分析师。他说,前年抢盐事件的舆情处理就是一大失误。“老百姓对此讨论过多,导致传播量极大。应该提前预警,提前通过自己的官方账号阐明立场,避免危机出现。” 有政府宣传部门负责监测舆情的官员告诉记者,他们也只是整理舆情报告,对舆情处置没有建议权,他们有时也认为领导的处置方法不好。 业内还有一些声称可以全网消除负面舆情的非专业舆情分析师。这些公司声称可以全网24小时监控负面信息,然后第一时间删除。 但是,网络信息传播非常复杂,往往删除一个帖子,还有其他很多网站转载,删不胜删。同时,发帖者看到有人删帖,还会不断再发,删帖花费了巨资,但是效果甚微。 业内人士称,以往网络公关公司打着舆情处置的旗号,引导客户删帖。9月9日,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规定,收费删帖也是一种违法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在网上删帖需要冒越来越大的风险。 正确对策 “遇问题,不回避” “我们要做的绝不是给客户删帖。”新华网舆情监测分析中心主任段赛民在谈到行业困境时说,舆情师应该要正确地去引导舆论。 据一家以新闻门户网站为依托的舆情分析公司透露,与他们合作的不乏中央部委,前段时间,网上曝出某部下属单位一把手,带妻子公款出国旅游。面对这个舆情,他们出具一份详细的处置方案,建议,迅速公布真相,并责令该“一把手”辞职,以化解该部的负面形象。随后,遵照他们的建议,这则消息很快被平息。 河南某县网络中心闫明也赞同这种做法。 他认为处置舆情的原则是,不隐瞒不回避不袒护,发现问题就解决问题。 当地曾发生民警打人事件,他们将舆情上报给领导,当时事件在网上已经被炒得很热。 县领导连续做出四个处理方案。第一天发出回应称,县里对涉事民警进行停职调查,然后又发出四篇新闻通稿,最后一篇是最终的处分结果,经查证属实,将涉事民警开除。 网络上的负面声音马上平息了。 “即便网上的舆情有了不良影响,产生轰动效应,只要地方不袒护,大家就不会再恶炒”。这位网络中心主任说。 对于网上的不实信息,当地的处理办法就是及时反馈。 前段时间,有人网上反映违规建房,占地140亩,并给乡党委书记送了几十万元。但是经过调查并不属实,只是占地400平方米。 这个舆情出来后,他们的处置办法就是,网络中心的工作人员到现场把图片全都拍照下来,把基本情况、处理通知书、违建查处通知全都照齐,拍成照片后传给网友,马上明白了事情真相。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秘书长单学刚认为,各级政府的宣传部门是最需要舆情分析培训,“政府要管互联网,首先必须懂互联网”。 新华网每月也会举行一次政企网络舆情培训班,主要针对党政领导干部和企业的高管。段赛民说,“这是一个不断提高、普及的过程。”(记者涂重航实习生徐欧露北京报道)

新华网北京9月27日电近日,新华网网络舆情监测分析中心推出我国首份《城镇化舆情参考》,聚焦中国新型城镇化发展,引起各方关注。有评论称,该报告“应时而生,适逢其时”。 《城镇化舆情参考》的诞生,与我国正在进行的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镇化”密不可分。数据显示,从1978年到2011年,城镇人口从1.72亿人增加到6.9亿人,城镇化率从17.92%提升到51.27%,表面上看,中国城镇化建设已经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但背后潜藏的诸多矛盾、问题也日益凸显。 从十八大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到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多次强调城镇化发展,强调集中力量打造经济升级版。新型城镇化正在成为引领我国未来发展的重要引擎。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要围绕提高城镇化质量,因势利导、趋利避害,积极引导城镇化健康发展。在新一轮的城镇化浪潮中,各地都在积极探索城镇化建设的新方法、新思路。城镇化之路如何实现?新型城镇化新在何处?优秀案例如何推进? 媒体评论指出,新型城镇化的规划,要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既需要顶层设计,更需要基层创新。在此过程中,收集、分析网络社情民意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元素,也是决策参考的重要依据。互联网的广泛运用,是人类信息传播史上的一场深刻革命。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第32次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我国网民规模达5.91亿,互联网普及率44.1%,手机网民规模4.64亿,微博用户3.31亿,微信用户超过4亿户。不言而喻,互联网已成为人们生产生活的新工具、社会经济活动的新平台、党委政府问政问策的新方式、弘扬先进思想文化的新载体。基于此,今年7月,新华网网络舆情监测分析推出了《城镇化舆情参考》。该研究报告每周一期,全年共48期。目前试刊阶段,10月份正式按周推出。该研究报告将成为政府决策者以及所有关注中国城镇化建设人士的案头参考读物。《城镇化舆情参考》的内容将秉持客观性、专业性、建设性的宗旨,既反映当前城镇化发展中的真实舆论动向以及民意背后的制度性、社会性问题,又能对新型城镇化的健康发展提供方法、路径上的有益参考。它所呈现的,将是有细节、有高度的信息智库服务。 据介绍,《城镇化舆情参考》共设有舆情综述、数字解读、政策动向、舆情速递、核心聚焦、放眼天下、百家争鸣、外媒观点等8个栏目。既有短平快的城镇化舆情信息速递,又有一周热点事件的深度剖析;既有对一周舆情走势的宏观扫描,还有对具体案例的纵深研判;既有对国内城镇化进程的关注,亦有对国外相关经验的译介、研究。在“专业”“深度”之余,《城镇化舆情参考》还尤其注重可读性、趣味性,藉此提供“以小见大”、“微言大义”的视角。 新华网网络舆情监测分析中心主任、《城镇化舆情参考》总编辑段赛民介绍,新华网是国内最早从事网络舆情监测分析服务的机构之一,目前已建立一支100多人的网络舆情分析队伍,拥有业内领先的网络舆情监测统计技术,积累了丰富的网络舆情分析研判经验。新华网网络舆情监测分析中心旨在依托新华网权威媒体平台、先进技术手段和阵容庞大的专家队伍,以网络舆情分析研判为基础,提供智库类综合信息服务,帮助各级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领导干部探索利用互联网倾听民意呼声,改进工作方式。

赵文是“一佳土猪”养殖场的创始人。与他一道的还有另外三名大学生。赵文并不认同大学生猪倌是最大的“卖点”,他指了指门面上的广告词“很土,很香,很安全”。

虽然被很多人不理解,赵文还是坚持“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的人生是精彩的”。

乡亲觉得这些伢子的大学是白读了

大学毕业后,赵文几经曲折创办了“一佳土猪”养殖场和销售点。和他一起创业的,是另外三名有数年工作经历的大学生:负责卖肉的赵春阳、负责猪场养殖的贺明礼和路俊。

四个年轻人从事这行,都不同程度受到家人的反对。有些乡亲甚至嘲笑他们“白读大学”了。“我们不想做传统的养猪,我们想改变。”贺明礼说。

在猪种选择上,“一佳土猪”选择了广东的梅山猪,而不是“良种猪”。“良种猪大部分是从欧美引进,只要四个月就能出栏。我们的猪得养十个月。”赵文说,如果成长周期短,免不了喂吃抗生素以增强抵抗力,而这正是他所反对的。

“一佳土猪”的生意不错,每天杀一头猪,上午九点左右就差不多卖光。11月5日一大早,鹿角镇大成村的村民邹艳骑摩托车,从10公里外赶到“一佳土猪”买了几斤排骨和五花肉。“还不是图个放心。”邹艳笑道。

“实在寂寞,就对着大山唱唱歌”

四个年轻人,两人负责养殖,两人负责销售,分工又合作。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www.072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城镇化舆情参考,全国约200万网络舆情分析师

关键词: www.0727.com

上一篇:岳阳版中国合伙人养土猪,加快奶源建设确保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