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 养殖业 > 治沙英雄张喜旺的坚守,吉林莫莫格

原标题:治沙英雄张喜旺的坚守,吉林莫莫格

浏览次数:99 时间:2019-10-13

图片 1

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湿地秋景(9月12日摄)。

图片 2

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湿地秋景(9月12日摄)。

图片 3

银鸥在莫莫格湿地上飞翔(9月12日摄)。

图片 4

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湿地秋景(9月12日摄)。

图片 5

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湿地秋景(9月12日摄)。

图片 6

野生鸟类在莫莫格湿地上栖息(9月12日摄)。

图片 7

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湿地秋景(9月12日摄)。

图片 8

游客用手机拍摄莫莫格湿地秋景(9月12日摄)。

 
  国家AAAA级景区——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吉林省白城市镇赉县,地处松嫩平原西部,是典型的湿地类型保护区。这里是白鹤、丹顶鹤、东方白鹳、黑鹳等多种珍稀野生鸟类的迁徙停歇地和繁殖地。
  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45岁的张喜旺身着深绿色的长袖衬衣手指一片林地对记者说,“这里也是我种的”。他有着治沙人典型的黝黑肤色,身材壮硕,每每说话都给人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之感:“有多大能力吃多大馍”、“干什么事情不踏实不行!”
  张喜旺初中毕业后务农在家,2003年开始在库布其沙漠种树。2010年前后,张喜旺用自己的积蓄承包了1600亩沙漠绿化工程,雇用30多个工人,有了自己的民工联队。十多年来,经过张喜旺和民工联队的手,从人拉肩扛到有路有车,在库布其沙漠种树绿化达2.5万亩。无论是种树经验还是管理经验,张喜旺都成了沙漠种树难得的“专家级”人物。

图片 9  

9月20日,张喜旺向记者介绍他在沙漠种植的树林 光明网记者 赵清建 摄

  然而,最初促使他走上种树之路的,不是出于对荒漠化的忧虑和治理荒漠化的宏大理想,他的理由相当“现实”:种地一年祗有2000块的收入,而种树一天就有20块的工钱。
  2002年,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找人到库布其沙漠里去种树,报酬是每人每天20元,张喜旺和乡亲们便开始了沙漠植绿的壮举。
  在沙漠种树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张喜旺和他的乡亲们每天要扛着树苗,走两三公里才能走到种树的地方,每天往返在路上就要花费三四个小时左右,除此之外,刚开始种树,经验不足,树苗常常种不活,往往辛苦一天却并不能挣到20元钱。
  随着栽种的树苗越来越多,张喜旺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他的工资从20元逐渐朝着100元涨上去。
  锥处囊中,其末立见。2010年,张喜旺一家的生活真正开始发生变化。这年,当地政府和企业在库布其沙漠中推进“造绿”步伐,总是在农闲时给别人打小工的张喜旺看着眼热,那年鼓起勇气,也拉起一帮人,成立了民工联队,当起了“植绿工头”。
  就这样,张喜旺从一个“种树小工”变成了“植绿工头”。除了身体上的劳累,他还要在人员工资、人员安全、植树设备、苗木来源、植树项目上费心思。在记者的采访中,有一段经历始终让张喜旺印象深刻:一天,有一个工人掉队了,晚上十点多仍然联系不上,要知道沙漠的深夜昼夜温差相当大,温度可达零下几十度。幸运的是张喜旺后来终于打通了手机,开着车在10公里外找到人并接了回来,回到家已是深夜12点。张喜旺这才意识到他的责任变得多么的重大,人万一找不回来,他该如何交代呢﹖
  除了操心人员安全问题之外,张喜旺还要思考植树项目去哪里找。然而初创团队,又哪有什么好的项目给他?张喜旺和他的团队祗能从别人挑剩下的项目里做。人生处在低谷的时候,似乎没什么好办法,就是一个字:干。张喜旺凭着人缘和信用筹措资金,带着队友们在沙漠中摸爬滚打,也是运气好,那年雨水充盈,在沙地植树1000亩,种植的沙柳﹑杨树成活率90%,收入8万余元。
  正应了那句老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张喜旺2012年又接了一个难啃的大项目:8000亩明沙的绿化任务。利用已经掌握了的“气流法”种树法、“螺旋钻打孔”种树法和“迎风坡造林”植树模式,张喜旺带着他的民工联队起早贪黑、风餐露宿,经过43天不分昼夜的苦干和巧干,8000亩明沙的绿化任务按时、保质、保量完成,并有了50余万元的丰厚回报。这一“战役”使张喜旺民工联队在众多民工联队中脱颖而出,“张喜旺民工联队”队旗不仅在库布其沙漠边缘迎风招展,甚至插进了库布其沙漠腹地的无人区。

图片 10  

2016年,张喜旺获得“第七届母亲河奖” 光明网记者 赵清建 摄

  2014年6月10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首支绿色中国梦的公益广告——沙漠绿洲中国梦。毫无意外,作为这部广告的主人公,张喜旺成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治沙英雄”!
  颇为令人意外的是,他没有丝毫的膨胀。当记者问他成了名人以后,自己的收入比以前是否有所提高时,这个40多岁的大汉,用平实的口吻说:“这不是这么看,你能种2000亩,那你就承包2000亩,你能种3000亩,那你就承包3000亩,出名后,收入方面也没有什么增加,承包的地还是跟原来一样。”有多大碗,吃多少饭。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念叨最多的就是踏实做事。当记者问他植树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只有他脱颖而出时,他说大概是自己踏实做事再加上老天爷帮助吧。
  采访最后,张喜旺感慨地说,库布其沙漠真的是变了,原来一年下不了几滴雨,现在到了夏天,隔个十几二十天就有一场雨,一年能下十几场。关于以后是否会坚守治沙植树事业,他说:“再种个十几年还是没问题的!”(记者 赵清建 董天民)

——《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纪念林植树活动侧记

图片 11

写下自己的名字。记者 施佳丽 摄

图片 12

代表在植树。记者 王鹏 摄

 
  9月的鄂尔多斯秋高气爽。12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纪念林植树活动在鄂尔多斯人类与荒漠化主题公园举行,参加高级别会议的130余位缔约国部级高官和代表共同种下樟子松、云杉等300余棵,以弘扬共建绿色家园的生态理念。
  下午2点,车子刚停稳,参会代表们就饶有兴趣地走向主题公园的展板区。在展板上,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鄂尔多斯市10年间的巨大变化:沙漠变成绿洲,整个城市已被绿色所覆盖,而沙漠新城——康巴什也从荒凉沙地变成了4A级旅游新城。亚美尼亚第一自然保护部副部长艾瑞克深受震撼,他说:“鄂尔多斯我很早就听说过,这是一个美丽的城市,这里的治沙故事令人感动。”
  在纪念林植树活动现场,我们遇到了伊金霍洛旗霍洛林场职工贾道尔计。黝黑的皮肤、满脸的皱纹、手上厚厚的一层老茧,是38年与沙抗争的岁月给这个57岁的蒙古汉子留下的苍老印记。
  “从1979年开始,我就在霍洛林场那一片治沙。当时全是一片白茫茫的明沙,村民都搬走了,年轻人更不愿意留下来。我当时就想,我不能走。”贾道尔计望着眼前郁郁葱葱的樟子松林,陷入了回忆,“那个时候我们就是扦插沙柳,70公分左右的几根沙柳枝条捆在一起,人工背进沙窝,就这样一棵一棵地种。现在,作业区95%的土地都被绿化了,我们甚至还靠沙柳平茬项目致富了呢。”
  他边聊边娴熟地和参加高级别会议的代表们种着树。很快,300棵樟子松就种植完毕,许多新栽的樟子松都挂上了植树者的姓名。艾瑞克小心翼翼地给写有自己名字的小树培土后,又细心地把满满一桶水浇在树根处。“在我们国家,除了家人、孩子,还必须有树,种树是防治荒漠化很好的办法。”他边说边拿出手机,让志愿者帮他在自己的树旁留了影。
  国家林业局造林绿化管理司副司长赵良平告诉记者,《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纪念林整体设计造型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旨在体现通过植树造林开展荒漠化治理的措施与成效。活动设计让大家在小树上挂上名字,除了有纪念的意义,更多的是想通过活动进一步营造造绿、爱绿、护绿的氛围,弘扬共建美好家园的生态理念。下一步,这片纪念林将作为生态建设科普教育基地,积极开展以生态教育为主题的各类文化活动。
  植树造林、绿化大地,以此涵养水源、绿化空气,是建设生态文明和改善环境的重要手段。在活动最后,参会代表们纷纷在绘有主题公园图案的画布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表示,再过几年,一定会回来看看这片纪念林。(记者 施佳丽)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治沙英雄张喜旺的坚守,吉林莫莫格

关键词: www.0727.com

上一篇:厦门市委副书记吴凤章对天竺山森林公园建设提

下一篇:没有了